没有时间,不想出名。


是狂热八爷吹,他是神仙。

曾经看过的。
凹凸世界/ACCA/宝石之国/博多豚骨拉面/我的英雄学院/杀戮天使/刺客五六七/阳炎/底特律变人。

oc预告[莱尔]。

  又梦到了儿时的景色,白色的餐桌上是被火星烫出的漏洞,冰冷的菜和三碗饭,过度的争吵声吵得人鼓膜都要破裂,那样纯白的小狗玩偶里藏着尖锐的剪刀被摆放在膝盖上。

  嘛,吃完饭就可以走了吧。

  连伤人的尖刀一样的话语也已经被所有人忽略了,争吵开始毫无意义,喂,如果说出那一句“你是累赘”,我就可以很爽快地刺穿我的喉咙嘛。

  忽然静默了下来。

  抬起头来就能看见妹妹的房间啊。嘛,对她笑笑吧,那样苍白的脸色还是很让人心疼的啊。

  安心啊,争吵已经不会再有了哦。...


幼年雷卡妄想。

_卡米尔/雷狮第一视角转换有。


    我偶尔会想起母亲为我买的唯一一本图书。简单的连环画,被粗暴地塞满各种色彩,黄黑相交,当初一见只觉得分外不协调,却还是收了下来,也认真地翻看。

    事实是,这样一本残次品连旁人都不屑于抢,我不明白母亲为何要牺牲那份劳动去换取如此一本堪称涂鸦的“作品”,她却能看着那些色彩讲上一晚故事,有时我会兀自睡着,以便明天能及时起来打工。

    “魔法”。母亲乐于提到这个词,我扒着墙壁只露出一只眼睛,看着母亲吹着巷子里流传的调子,转...

k的母亲是个恋爱主义者。

于是某天清晨,她忽然飞出房门,摘回一大捧鲜花给k装饰上,k扶了扶一围巾的野花擅自猜测着母亲高兴的原因。

后来母亲在享用五角钱的廉价面包时给k掰了一大半儿,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面包一边和k说话。

她告诉k,k的父亲来接咱们了,明天咱们就能和你父亲永远在一起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星光,灼了人眼,k偏过头,口中的猜测滑了几圈儿随着面包咽了下去。

果不其然,他点燃了整个穷民窟,火光里母亲在痛哭,k拉不动她,眼睁睁看着她为所谓高贵的爱情殉葬,还不住地咳嗽。

双糖组的全员(?)人设(2018.8.2增加人物)

   可公开情报(正文)+私密情报【】


借鉴语c有。
(没有提到的部分请自行想象。“”指代号。)

“海珞音”-监狱名称。
“蛛网”-情报网,犯人可用来做交易,不被阎王管束。


犯人部分。

男子组


唐荒“软糖”
性格:温和,安静,似好拿捏。乐于交际。存在感低。
形象:虽说容貌有少年的清俊却总是因为一头长发被认成女孩,头发总是披散着遮住大半张脸,戴着一个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围着一条分外显眼的红围巾,常穿的衣服是一件黑红格子衬衫,鞋面混杂着灰尘与零星血迹。有特殊的蓝色瞳仁但总是垂着眼,不管围巾多么鲜艳居然也不起眼,安安静静的软糖般...

墙。

卡米尔贴着墙听着里面的声音,漂亮的玻璃窗将暖光的光反射了几段儿撒在昏暗的室外,并通过细细雨丝折射,最后却落得无人在意下场。

他们在说话,声音很大,无非是些名媛间的调笑,皇子间的勾心斗角,卡米尔懒得听,或者说,根本不想听。

他拍了拍身上被雨淋得湿了大半的衣裳,心里权衡着是进入摸点吃食出来以填饱自己的胃还是现在,立刻回去,免得惹上是非。

民以食为天,卡米尔的拳头紧了又松,脑海里重现着曾经探出的结构,借着瘦小的身形轻而易举地闪进富丽堂皇的宫殿。

“黑的。”
卡米尔环视一圈儿轻慢地呢喃一句,锁定放着主食的桌子,宴会的主体是社交可不是吃饭,所以桌子上除了大部分甜点都没人再动。

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思考着自己能带多少...

如果不强,就不是钻石了啊。

卡米尔整个人都僵住了,低着头听着雷狮训斥,无非是任务的危险,和他的不怕死精神。

令人意外的是怒火中烧的雷狮把他抵在墙角,深紫的眸逼视着卡米尔,他不甘被压制,却因为是雷狮,便偏了头,不去看他。

雷狮心里不止是愤怒,还有后怕,恐惧,若让他自己去执行他倒不如此,但换成卡米尔可就另当别论。

所以他捏住了卡米尔的肩,按着他的伤口缓缓用力,誓要给他的弟弟一些教训。卡米尔被激得倒抽一口凉气,死死咬着牙,一点一点转过来看着雷狮,蓝眼睛里有那么点儿生理泪水,也没流出来,只是打着转儿,颇为可怜——可惜这根本不是卡米尔的本意,他便又转过头去,小声地抽着气。雷狮的力道够狠,他有种肩膀被捏碎了的感觉。

血,血将卡米尔没来得及换...

【雷卡】囹圄。

_ooc大概有。
_过去捏造/意义不明。

       雷王星皇宫。

              [禁锢在笼子里的小鸟无助哀嚎。]


       卡米尔恍惚地记得自己听过这句话,而现在那极厚的墙外就回荡着不知名的鸟类凄厉的哀嚎,他踮起脚也够不到窗户,不知道外面的那只鸟是何种景象。

       他贴在墙上,前几天雷狮刚送给他的丝绸衣物比起以前习惯穿的麻布衣裳金贵不少也耐磨不少,被墙壁摩擦后也并未蹭破。

 ...

【雷卡】早安。

_标题与内容无关。
_好久没写雷卡就很手生。
_现pa雷狮留学。

卡米尔打开了所有的社交软件浏览一遍,确认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可他分明听到了消息的提示音。

……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出现幻听了?

将心里那股隐隐的失落感压下后,卡米尔手上飞快地打了句道早安的话,斟酌了词句许久也毫无进展,只好一下一下地敲着删除键将编辑好的语句全部删掉。

说到底也只是因无聊而滋生出的想法罢了。卡米尔摇了摇头放下手机,胃又开始疼痛,并且在逐渐蔓延,让所有神经都攀附上痛意。

卡米尔握紧了手,尖锐的指甲刺入皮肉传来痛觉,这能让他分散些对小腹痛意的留意,他松手狠狠抹了把鼻尖的汗,换来一手的湿滑。

他又忍不住打开手机,被置顶的联系人一如既往的安静...

寻思了寻思海珞音的牢房。
要不要在牢房里设个卫生间啊厨房什么的(?)
跟个宾馆似的(。)
但是软糖的个人牢房里是只有一个床的(唐祈的还没调来)。
那么他们就要睡同一张床,就唐祈抱着唐荒唐荒抱着布偶睡觉的那种。
这个姿势……莫名宠溺。

© 想喝蓝莓奶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