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时间,不想出名。

最近窝在柴圈底部不要试图拉我出来。可能会点太多红心请见谅因为我真的很喜欢。

讨厌没事找事,我自己的奇怪理论不听别人反驳。懒得发东西,喜欢自己搞奇奇怪怪的oc,lof不活跃,有事敲tx或mp。

[“Evil”]三十天被我当成三十题填了。

Day 1.请先创作出一个角色(本命也可)。

Evil心头宝!!(Evil是代号。

是真的恶魔,存在的形式是意识,特殊的能力是附身(成功概率有点低),三观极歪,喜爱一切负面情绪。

目前正在使用的身体是某科技公司为他做的仿生身体,常穿的搭配是白色连体衣(右胸上印着黑字Evil)加套在头上的显示屏。

一起出任务的搭档是小X。

死对头(?)是“Shark”。这里用的是代号。


Day 2.这个角色的黑化或反面同体。

黑化莫得,他本来就是黑的。

反面是热爱拯救世人的天使,正义感特强,两个人十分不和经常打架。属于彼此相看两厌。


Day 3.角色面对无力抵抗或者不是很擅长的事物时

无力抵抗:假笑几声冲上去和那东...

废话。

整理了下双糖组的文章,调整的差不多了,部分文章有小改,寻找一下惊喜吧?

[双糖组]Break.

不是爱,也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软糖揪住了围巾,力道之大让他指节泛白。他有点困难地深吸了口气,低低垂着头。他讨厌这样,不在他考虑范围内的事总会被他干脆推开,现在也照此办理也应是对的。他再次深呼吸。

Bad没再开口,他就维持着那个被软糖推开时的姿势,白净的脸上一定印着软糖刚印上的巴掌印。软糖暂时还不敢看他,他自己现在的模样连自己都不太敢确定——那也绝对是又狼狈又难看,光从他发烫的脸颊中他就能猜测一二。他将头又低了低。

这一切都是不对的。

Bad伸手拍了拍软糖的肩,没用上枪没用上刀片没用上炸弹没用上任何武器,他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低声道了歉。

他离开了,就像他短暂的归来。...

废话。

一脚踩进柴圈出不来了。

如果一不小心给您点了太多红心请见谅…每一张我都有好好看的!也在尽量控制不每个都点一遍了!!(双手合十鞠躬)

oc[莱尔]。

  又梦到了儿时的景色,白色的餐桌上是被火星烫出的漏洞,冰冷的菜和三碗饭,过度的争吵声吵得人鼓膜都要破裂,那样纯白的小狗玩偶里藏着尖锐的剪刀被摆放在膝盖上。

  嘛,吃完饭就可以走了吧。

  连伤人的尖刀一样的话语也已经被所有人忽略了,争吵开始毫无意义,喂,如果说出那一句“你是累赘”,我就可以很爽快地刺穿我的喉咙嘛。

  忽然静默了下来。

  抬起头来就能看见妹妹的房间啊。嘛,对她笑笑吧,那样苍白的脸色还是很让人心疼的啊。

  安心啊,争吵已经不会再有了哦。

 ...

幼年雷卡妄想。

_卡米尔/雷狮第一视角转换有。


    我偶尔会想起母亲为我买的唯一一本图书。简单的连环画,被粗暴地塞满各种色彩,黄黑相交,当初一见只觉得分外不协调,却还是收了下来,也认真地翻看。

    事实是,这样一本残次品连旁人都不屑于抢,我不明白母亲为何要牺牲那份劳动去换取如此一本堪称涂鸦的“作品”,她却能看着那些色彩讲上一晚故事,有时我会兀自睡着,以便明天能及时起来打工。

    “魔法”。母亲乐于提到这个词,我扒着墙壁只露出一只眼睛,看着母亲吹着巷子里流传的调子,转...

[双糖组]打架。

    软糖将围巾向下压,黑框眼镜遮住一抹冷光,蜷在牢房一角放下手中圆珠笔,日记上工整字体被风吹得翻了几个页儿。他小腿蓄力一碾地面猛地冲刺过去直扯上bad衣领,第一次面露冷色——像是什么千年寒冰。

   “软糖。”

    bad唤他代号,余光瞥了眼走廊上面色不明的阎王便也心领神会,右手便成拳挥了过去,倒霉,他的布偶扔在了远处。

   “Bad。”

    软糖接住那一拳轻松化解,一个不防被bad反客为主压在地上,灰尘...

k的母亲是个恋爱主义者。

于是某天清晨,她忽然飞出房门,摘回一大捧鲜花给k装饰上,k扶了扶一围巾的野花擅自猜测着母亲高兴的原因。

后来母亲在享用五角钱的廉价面包时给k掰了一大半儿,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面包一边和k说话。

她告诉k,k的父亲来接咱们了,明天咱们就能和你父亲永远在一起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星光,灼了人眼,k偏过头,口中的猜测滑了几圈儿随着面包咽了下去。

果不其然,他点燃了整个穷民窟,火光里母亲在痛哭,k拉不动她,眼睁睁看着她为所谓高贵的爱情殉葬,还不住地咳嗽。

双糖组的全员(?)人设(2018.8.2增加人物)

   可公开情报(正文)+私密情报【】

 

借鉴语c有。
(没有提到的部分请自行想象。“”指代号。)

“海珞音”-监狱名称。
“蛛网”-情报网,犯人可用来做交易,不被阎王管束。

 

犯人部分。

男子组

唐荒“软糖”
性格:温和,安静,似好拿捏。乐于交际。存在感低。
形象:虽说容貌有少年的清俊却总是因为一头长发被认成女孩,头发总是披散着遮住大半张脸,戴着一个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围着一条分外显眼的红围巾,常穿的衣服是一件黑红格子衬衫,鞋面混杂着灰尘与零星血迹。有特殊的蓝色瞳仁但总是垂着眼,不管围巾多么鲜艳居然也不起眼,安安静静的软糖般...

墙。

卡米尔贴着墙听着里面的声音,漂亮的玻璃窗将暖光的光反射了几段儿撒在昏暗的室外,并通过细细雨丝折射,最后却落得无人在意下场。

他们在说话,声音很大,无非是些名媛间的调笑,皇子间的勾心斗角,卡米尔懒得听,或者说,根本不想听。

他拍了拍身上被雨淋得湿了大半的衣裳,心里权衡着是进入摸点吃食出来以填饱自己的胃还是现在,立刻回去,免得惹上是非。

民以食为天,卡米尔的拳头紧了又松,脑海里重现着曾经探出的结构,借着瘦小的身形轻而易举地闪进富丽堂皇的宫殿。

“黑的。”
卡米尔环视一圈儿轻慢地呢喃一句,锁定放着主食的桌子,宴会的主体是社交可不是吃饭,所以桌子上除了大部分甜点都没人再动。

他抹了把脸上的雨...

1 / 2

© 想喝蓝莓奶昔。 | Powered by LOFTER